腐朽陋巷

       暴雨沖刷過的小巷 撲鼻而來的泥腥味夾雜著從小巷裏的垃圾堆散發出的惡臭味 街角的流浪貓又臟又臭 路過的人一點都不喜歡它們 有時還會有意的對它們拳打腳踢 裏面有被人踹死但沒人認領 最後被流浪狗銜去吃掉

大膽的走下去

寶貝,我們未來永遠有路走。

別太早睡

胃痛的感覺從淩晨三點的夜裏突然裹挾著一場久違的噩夢海嘯般撲面而來,我不能呼吸,俯在腥鹹的水和氣泡中上升掙紮,試圖從粘膩的情緒中脫身。

沒用的話

想起來之前初中課上看一個古早電視節目,有關一個出了事故的卡車司機。他失去了從腰部往下的下半身。節目請他講故事,那個主持人問他,「你這樣痛苦嗎?是不是時常痛到不能生活?」他答了,剛開始說,只來得及答了個「是的」,明顯是一副想講但沒講完的姿態,那個主持人笑著撇他一眼,轉頭過去跟專家講話。

挪威

       我整個人都被埋在雪裏,用手慢慢地捏住鼻子,閉上了嘴,只留一點的縫隙呼吸,用雙手慢慢地運動著,讓手擺脫周圍雪的束縛,然後不斷地活動著手腕,讓周圍的雪變得蓬松。

大聲的嘶吼

失眠。討厭有些追星的人其實是討厭很情緒化、浮躁、一根筋的人。之前畫了我所愛的人物rika——我這輩子唯一看到的自殘的角色。

永遠不會背叛人

我最愛秋天,也最討厭秋天,它是一個不冷不熱的季節;真正的喜愛,應該包括討厭和憎恨,所以愛情才會有笑有淚,讓人動容;僅是愉快的關系,達不了愛的層次,這也是一些平平無奇的人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偏愛

        晚上,和同事們一起出去吃飯,項目領導喝了點酒,回來的路上就談起給項目每個人評績效的事情,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很為難,這次沒有給另外一個同事打特別好的分。

智齒

姜一諾覺得自己要長牙,牙齦裏有什麽東西呼之欲出,用舌頭舔的話會有鈍痛傳來。
「可能是智齒,你都十九歲了,肯定是智齒吧!」我說。

愛情的槍

我想關心你,
但我太慫了,看到你在群裏說麻醉剛醒我想去私信你,但我不知道怎麽開口,用什麽樣的語氣會合適,我不知道。

良藥苦口

       每個人都有第一次,第一次吃飯,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說話,第一次上學,第一次工作……。

醒著做夢

我做了個夢。
回想起來還稍微有點想哭。

我這是怎麽了

最近的天空有點怪,時陰時晴。可能今天是好看的雲好看的陽光,明天就又變成了一片空白。天上什麽都沒有了。
天空就像一個捉摸不透的,正在傻傻地壞笑著的小孩。時不時就給你耍些花招。

我們一定會贏

出太陽了。
或者說,出了很久的太陽了。
坐著一把小木椅曬太陽。
冬天裏曬太陽真的很舒服,就像夏天一樣,不過是沒那麽熱烈罷了。

張國榮:一個時代的銘記

這篇寫在哥哥生日的前一天,也算是我人生的第一份約稿。因為有首發要求,所以晚了幾天才移到這上面。

讀《瑪格麗特小鎮》:愛情是個可愛的混球

「現在,你是個女人,站在鏡子前,脫光衣服,觀察自己。」

特殊不在故事

我過去喜歡網絡流行小說,現在口味改變要從近一年前開始說起。

嫌疑人X的献身

動筆之前,我想起了上個月看完的那本小說——《你一生的故事》,華裔科幻作家姜峯楠寫的,不知道別人陌不陌生,反正未讀書之前我對這個作家概念全無,連書名也毫無印象。如果不是一次猝不及防的閱讀契機,它大概會和無數本從我生命中錯過的書那樣,還未窺見面目就尋覓無蹤。

盛開

我在老家,這裏很偏遠,也很太平,是再平凡不過的北方小鎮。
在我的記憶裏,這個地方除了打架鬥毆和小年輕不懂事深夜飆車外,從沒出過什麽大事,即使在08年的多事之秋,人們的生活也只是多了一包每天必喝的板藍根,此外一切照舊。

敬惡龍敬寶藏

我今天看了我的ao3頁面很長時間,一條一條的小標題,每個故事都略微有點印象,有的是陳年老cp,有的是最近才萌上的新墻頭,我像惡龍一樣把他們藏在自己的收藏夾裏,總覺得等自己忙完了手頭的事,就可以找個時間慢慢欣賞。
我計劃著,把裏面完結的慢慢品嘗,如同村上村樹筆下那只在春天打滾的小熊,不說今晚月色很美,就是一遍一遍的喜歡你、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