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藥苦口

       每個人都有第一次,第一次吃飯,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說話,第一次上學,第一次工作……。

醒著做夢

我做了個夢。
回想起來還稍微有點想哭。

我這是怎麽了

最近的天空有點怪,時陰時晴。可能今天是好看的雲好看的陽光,明天就又變成了一片空白。天上什麽都沒有了。
天空就像一個捉摸不透的,正在傻傻地壞笑著的小孩。時不時就給你耍些花招。

我們一定會贏

出太陽了。
或者說,出了很久的太陽了。
坐著一把小木椅曬太陽。
冬天裏曬太陽真的很舒服,就像夏天一樣,不過是沒那麽熱烈罷了。

張國榮:一個時代的銘記

這篇寫在哥哥生日的前一天,也算是我人生的第一份約稿。因為有首發要求,所以晚了幾天才移到這上面。

讀《瑪格麗特小鎮》:愛情是個可愛的混球

「現在,你是個女人,站在鏡子前,脫光衣服,觀察自己。」

特殊不在故事

我過去喜歡網絡流行小說,現在口味改變要從近一年前開始說起。

嫌疑人X的献身

動筆之前,我想起了上個月看完的那本小說——《你一生的故事》,華裔科幻作家姜峯楠寫的,不知道別人陌不陌生,反正未讀書之前我對這個作家概念全無,連書名也毫無印象。如果不是一次猝不及防的閱讀契機,它大概會和無數本從我生命中錯過的書那樣,還未窺見面目就尋覓無蹤。

盛開

我在老家,這裏很偏遠,也很太平,是再平凡不過的北方小鎮。
在我的記憶裏,這個地方除了打架鬥毆和小年輕不懂事深夜飆車外,從沒出過什麽大事,即使在08年的多事之秋,人們的生活也只是多了一包每天必喝的板藍根,此外一切照舊。

敬惡龍敬寶藏

我今天看了我的ao3頁面很長時間,一條一條的小標題,每個故事都略微有點印象,有的是陳年老cp,有的是最近才萌上的新墻頭,我像惡龍一樣把他們藏在自己的收藏夾裏,總覺得等自己忙完了手頭的事,就可以找個時間慢慢欣賞。
我計劃著,把裏面完結的慢慢品嘗,如同村上村樹筆下那只在春天打滾的小熊,不說今晚月色很美,就是一遍一遍的喜歡你、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

當我生氣時我在想些什麽

並不是所有的日子都可以如意順遂。
但每一天都要相信會有好的事情發生,相信別人的善意,即使是與你不同的聲音,相信別人的出發點是愛與關懷,微笑接收這一切善意,但不要讓它成為試圖改變你生活方式的壓力。

走出森林

因為疫情而來的宅家時光,仿佛變得越來越漫長。
趁著這段日子,好好清理自己的情緒。

撬不开的生蚝和慢跑

連續的陰霾天氣終於要結束,陽光在下午重新出現。
今天上午網上訂單買了些海鮮,韓國進口的大只生蠔,黑綠色的新鮮青口等等。

魯迅先生千古

晚上寫完手賬就出門去讀書了。今天真是格外的熱。又悶又熱,人活像關在帶蓋子的蒸屜裏頭,汗都發不出來,只管悶頭悶腦地升溫升溫,暑氣籠得人腦袋發昏。
我下午都縮在寢室不肯出門,結果呆在房裏固然是涼爽,可還是防不住腦袋發昏,好不容易捱到固定出門看書的時間,幾乎是雀躍的沖進外邊蒸騰的熱氣裏了。

都沒有好好道過別

帶你玩了幾天後,你也該啟程回家了,有天晚上吃完飯我們一起散步,起初是正常的邊說笑邊往回走,但是手卻在晃動的時候碰到了一起,那一瞬間,心裏咯噔了一下,害怕你說出來

讀《國士無雙伍連德》有感

最近被“中國人吃太多XX”刷屏,積極推動者無不是食腐動物,在互聯網上他們還有另一個名稱“恨國黨”。但事實上,我認為這個名稱並不合適,與其說他們恨國,不如是心中無國,全是生意,所有仇恨低智的文字都是銀行賬號裏的數字。這些人是幸運的,因為我們國家強盛,所以他們有錢拿,如果是100年前,他們說再多恨國話,最高獎賞也只是給外國人舔鞋底的資格,因為那時國已不國。

娛樂會死嗎?——《娛樂至死》讀後感

第一次對“娛樂至死”這個詞有深刻印象,是在看了一篇《羊城晚報》報道之後,大致內容是該報娛記被“天天向上”邀請,但某個環節的設計上,編導希望體現各個娛記“開局一張圖”的“能力”。該娛記當即退出錄製並撰寫報道怒斥湖南衛視“娛樂至死”。“天天向上”是我以前很喜歡的節目,因為它會邀請很多民間大師而非全明星。但經此事後,我開始認真重新審視這個節目,或許那時正值節目難以為繼之時,不得不提高嘉賓的明星含量來吸引收視,漸漸我就棄了節目。也可能我心底裏認可了那位記者的評價,這個節目已經開始走向“娛樂至死”了,而我還不想“死”。

夢裏水鄉

        我在月朗星稀的夜空下的烏篷船裏悄悄睡去,尋一縷清淺香怡的夢。
        周身都是白茫茫的雲霧,雲間是一條清亮的河,我坐在烏蓬船裏泛舟而行。劃得正有些累了,以為尋不到一處歇息地,一恍神竟劃進了江南的水鄉。這古樸的水鄉陽光明媚,春風和煦,吹得兩岸的依依楊柳微微飄蕩,粼粼水波泛了圈圈漣渏。我好奇地四處張望,又低下頭撐篙匆匆穿過曲曲拱橋。

為何有″積陰德"

         總有人勸我口下留情,積點陰德,但往往不奏效,會被我回敬一句:
       "你沒有道德,不積陰德,也談不上私德,不要提陰德。″

該死的作業

今天在圖書館坐了大半天,突然領悟到一點什麽東西
我慢慢地抄謄筆記,空調很冷(香港公共場所的冷氣簡直不要錢一樣),飲水機很暖(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