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是無法吃完一個西瓜的

前後買過兩次西瓜,最終都只吃掉了四分之三。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對冰箱產生了不信任的感覺,覺得東西放在裏面好像爛得更快,所以也不想把切開的西瓜放進裏面,但是自己是沒有辦法吃完的。

煮泡面的時候

和朋友一起住過一次泡面,我順手就將裏面的面碎也放了進去,他說你為什麽要放進去?反正也不會吃的,漲了之後就會變得很難吃。

雜亂無章的文字

    有沒有總覺得自己已經努力,卻得不到想要的結果,總覺得上帝在放棄你,那你應該去你不曾去過的角落,或者走在路上多看看某些不曾留意的地方,總有人在為生活而活。

假裝很文藝的寫著玩的

     趁著內心平靜的時刻,聽著外面車輛駛過和人流的嘈雜聲,抿一口熱飲,突然覺得時光靜好,周圍一切在流動,而我如同進入了另一個空間,是靜態的。

葉落的位置,我們的故事

    一花開知春,一葉落知秋,那未來呢,怎麽去知道。
    時間在慢慢前行,擁著我向前走。

琵琶語

     嬌人在否?續續聲中是誰在哭泣?

今夜便是如此

     窗外是燈火闌珊,窗內是我徹夜難眠,一覽夜色,月色漸濃漸淡,迷迷蒙蒙,思緒如夜景一般,好飄渺,好空泛。

開始奮鬥的第一天總結

       推遲到23號才總結22號這一天純熟意外,為了看完一本書而忘記時間了,之前一直想把每天都記錄下來,當成日記,但是後來發生很多事情沒有繼續寫下去,今天應該重新寫下來,不再寫在日記本上,因為我知道那本子到最後我會像丟掉垃圾一樣毀掉。

可談可寫

     今天在和朋友聊天的時候,朋友突然問我是不是很喜歡三毛,我說是呀,接著朋友說你和三毛其實很不一樣的,我說是呀,是不一樣的,但我喜歡她寫的東西,是她的作品讓我喜歡上寫作的,我第一個模仿寫作的人就是三毛,所以她的書我會重復看,盡管每一次看都不能把喜歡的句子記住,但是我還是很喜歡看。

左邊是荒涼,右邊是荒唐

     經歷了多少痛,才能讓人成長;經歷了多少失望,才不再抱有希望;到底要經歷多少才有悟,才會對什麽都無所謂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

      相信緣分嗎?故事的發生就是從緣分開始,你並不知道故事是如何開頭,但也不知道故事如何結尾,但在經歷那麽多之後你就會想,就算我們未來怎樣仍舊希望宛如初相見的那一天,從一句你好開始。

慢時光

      沒有了前段時間的焦慮,可能是刻意壓抑自己的情緒,也有可能思想開始適應情緒變化,慢慢地調節著自己,讓自己的生活節奏盡量放緩慢,不是從行動上放緩慢,而是從內心裏放緩速度。

未來等著我

      這段時間的我焦慮、急躁,情緒大起大落,非常的情緒化,一直不能下筆,給過去的我寫下一些藏在心裏的話,現在的我或許是這段時間以來內心最平靜且冷靜的時刻了,我想我有機會和你好好對話了。

彼年又一年,少年歸

      還記得我們的故事是怎樣地開始,如今我們的故事結束了嗎,我們的故事在什麽時候曾相疊過,這些問題你有答案嗎?

荒唐在哪

      這幾天的早睡早起,體驗著別人的朝九晚五,像活進了一個套子裏。

人生的姿態

     不知道人生的終點是在什麽時候,但能看到的那段過往,並不像雲煙般消散,而是以各種姿態存放在記憶的盒子裏。

直至遇見生死

    有沒有人給你說過這樣一句話,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我最近一直在看到這句話,也一直看到這樣的故事。

看到的都是生活

    我們一般情況下都不大喜歡平淡的生活,總覺得少了點滋味,少了點激情,所以才有了對生活的厭倦,覺得自己每天都在重復著一樣的事情,活得像機械一樣。

檐下有詩,遠方有你

     在所居的任何地方,總能找到詩意的存在,在心安的地方,總能感受生活的氣息,在遙遠的江湖,總有我渴望的東西。

城困·困心

     離開家第一天剛好和一個好久沒有聯系的朋友說過這件事,他說挺不錯的,是個散心的城市,對,對於我這樣短暫的停留,確實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