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困·困心

     離開家第一天剛好和一個好久沒有聯系的朋友說過這件事,他說挺不錯的,是個散心的城市,對,對於我這樣短暫的停留,確實不錯。

快樂是會傳染的

      這是一個周末的早晨,我從斷斷續續的噩夢中醒來,一大早窗外已經刮著大風,現在已經下著大雨了,昨天開心和不開心延續至今天,唯一欣慰的是此刻正在遊來遊去的二鬥陪著我寫下這一段文字。

一個文青一場夢

    那一天,有一顆生命的種子墜落心的懸崖,在荒涼中長出一顆郁郁蔥蔥的生命樹,樹開生命花,絢爛了這個本來樸素甚至孤寂的靈魂。

痕跡

     人生很美好,如果你願意相信。

昨夜窗扉

     本以為會一直沈浸在病態的低迷當中,沒想到一場悄悄來臨的雨把情緒掃光。

儀式感讓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以前不知道儀式感這個詞,但是覺得需要去做點什麽讓生活或者讓自己覺得特別。

今天是個不快樂的人

    很喪的今天很想叨叨什麽
    今天和平常一樣,波瀾不驚,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我很喪,喪到嫌棄自己的程度。

日常嘮叨

   每天都一樣,每天都很平淡,每天都有與前一天相同的風景,每天都有不一樣的故事發生。
   今天,見到老朋友。

一天平淡無奇

   未來很遠,現在很近,舍不得現在的每一個瞬間,每一個入眼的畫面都讓人感動。
   如果你是個早起的人,那麽你會很享受寧靜的清晨,就像你很喜歡寂靜的黑夜一樣。

一個人住就是新生活的開始

   今天,正式開始一個人住的生活,是我開始去挑戰自己極限的時候。
   其實,我沒有任何感覺,除了不喜歡一個住之外,其他沒有任何改變。

這一刻心有微酸郁結難舒

   早上的我沒有工作任務,打開瀏覽器突然想到很久沒瀏覽網易博客了,點擊網頁沒想到彈出是網易博客要關閉的公告,一個個字眼都讓人無限感慨。

不再聯系

   以前寫過一些人,也感慨過這些人是人生旅程中某一站的陪伴者,這些人後來都不同的站點下車,繼續搭載下一輛前往目的的車輛。

融化的心情

昨天拿著熱騰騰的外賣回家,從火車上下來之後就只想回家。沒有想到吃過晚飯後隨便一躺就陷入了睡眠,但是因為太過炎熱,而總是醒來,然後又徐徐睡著。終於忍受不住而醒來,已經是早上6點了,從午夜到六點,其實根本沒有長時間地睡著,覺得相當疲憊。勉強地起來沖了個澡,洗了個臉,感覺清爽一些後,才敢再次挑戰睡覺。

扔掉一件外套

今天我下決心要扔掉一件大衣,我把它從衣架上取下來,掏掏兩側口袋,把垃圾都扔掉。冬天的時候,我總是一邊放一只手套,現在她們還在那裏,我要連同她們和大衣一起扔掉。

陣雨

昨天晚上幾乎沒有睡覺,一早起來趕早班車,同時也因為頭疼所以難以睡著。於是開著最近喜歡的二重唱歌手的歌睡著了,最近只有她們的歌能讓我慢慢地睡著,因為開頭比較低沈,高潮比較激昂,讓人有種由淺入深的感覺。

好想吃一個酥皮蛋撻

最近好久都沒有拍照了,因為連手機都沒有帶出門。
既不知道自己每天走了多少步,
看見有趣的東西也很難及時拍下。

在長椅上睡著了十分鐘

即使每天早上沒有什麽事情要做,也總是要求自己早上九點起來,或者盡量早點起來。並不是長久的睡眠就意味著休息,有時候反而是一種無聲的運動,醒來會是混混沌沌的狀態。

餐具

有時候還是會想自己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
但是一邊逃避現實,一邊又在譴責自己。

科學的水果

前兩天路過水果店的時候,店員熱情地向路人推銷哈密瓜:嘗一嘗吧!很甜的!路人沒有吃,店員過分熱情洋溢,一不小心,一盒的水果就都掉地上了,看著著實可惜。

安靜與嘈雜的對接

小時候好像沒有什麽感覺寂寞的時候,即使一個人在家中,安安靜靜也不會覺得十分特別,無聊了也不會在床上躺著睡覺,而是拿出一本書或者一本漫畫,即使是看過的孜孜不倦地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