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文字僅為記名

      我最不會處理的,就是這樣消極的事情。
      我不知道什麽時候的安慰才是讓人感激涕零的感動人心的安慰,我不知道什麽時候的安撫又變成了揭開別人傷口的利劍,我無法忍受在一旁冷冷地看,但我也做不到靠近上前,給予他們無限的溫暖。可能說到底,彼此都有一樣的毛病,所以才無法相互靠近取暖的吧。

巧克力

中午趴在桌上睡醒的時候發現桌上多了一包巧克力餅幹,一瓶巧克力牛奶,兩塊三角巧克力。

差一個點燃的時光

有些人的存在,就是為了讓你高興,讓你打起精神。但是我們不能那麽自私,我們除了要盡力不讓自己陷入悲傷的泥潭外,也要盡量讓別人也高興起來。這才是朋友的意義。
散學典禮完了後我們幾個自願收拾起椅子了,因為只有一個大叔在哪兒收拾著六百多張膠凳,雖然我們只有寥寥五人,好過沒有。

回頭

人作為站在現世原野的弱小粒子,每人都戰戰兢兢的,眼光所及之處全是未知與冒險。

在公交车上

     上車以後,我打量了一下尚空的四周,還是下意識走向離後門最近的那個單人座位。
     亮橘色座位的墻邊上釘有一塊金屬牌子,上面寫著:愛心座椅。我遲疑一下,擡頭望了望正從前門源源不斷上車的乘客,除了一個看起來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再找不到站著的人裏誰比他年紀更大了。於是我便心安理得落座了。

如果有下輩子的話

       我常常在想要是人有下輩子,那我一定不會再投胎成人了。
  去做一棵樹,一朵雲,一滴水,樹是龍血樹,“壽比南山不老松”,雲和水沒什麽要求,什麽形態都隨意,要麽紮根某處生生不滅,要麽飄飄蕩蕩無拘無束。

暗恋

       其實兩個人的遇見並不怎麽驚心動魄,在開學的軍訓上,你看到了我,我看到了你,然後心裏某根弦不知怎麽動了一下,輕得連自己都沒發覺,這便算是相遇了。

四季

我推開門去,走到滿布春意的外面來,燕雀們嘰嘰喳喳,在庭中的水池旁喝水。風啊,是輕柔的,但是也把我的長發吹得淩亂;氣啊,是鮮爽的,但是也潮濕了我的襯衣;雨啊,是縹緲的,但是也把我淋成了落湯雞。

隔著透明的河流

一周之內來了三個臺風,就算大風吹啊吹啊,始終還是有些東西不能吹走吧。
打第一個臺風的時候我患了腸胃炎,在討論的間隙裏面一直醞釀著嘔吐的情緒,“倒不如幹脆地吐出來好了”,等到終於吐出來的時候,心情覺得非常愉悅,痛快淋漓,但也只是開心了一會兒,很快那種惡心的抑郁感又再次襲來。最後我對自己投降了,好吧好吧,我還是趕緊去打支針然後回去休息吧。

喜歡孤獨嗎

“Nobody likes being alone that much."
"I don't go out of my way to make friends,that's all. It just leads to disappointment ."

買了一百元的雞翅

看了一天的書,覺得手上這本書真是有趣極了,心想還有兩天的時間,還是不要那麽快看完了。於是專心致誌地聽起了音樂,歌單滾到了以前聽過的一首歌,當時沒有什麽感覺,如今看了看歌詞,覺得這歌沒有辦法再聽下去了。
“這是一個想你的日子/要是和你在一起就好了/這樣就不會覺得孤單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啊”

誤入

早上起床急匆匆去了火車站,剛剛出門口就意識到自己忘記帶耳機,但是看了一下時間,距離火車出發只有不夠半個小時了,果斷放棄了耳機。上車之後尋覓到舒適的一人座,翻開帶著的書,迎著陽光閱讀起熟悉的中文,樹影時不時打在亮白的書頁上,提醒我應該看看窗外黃燦燦的田野了。但是我的心緒卻被書中的句子所吸引:“攝影是一種采訪。攝影不是'表現',而是'引出'。不是要表現對方的特色,而是要引出特色。”

寫字不是因為打字太輕易了

今天給自己的任務是買一只筆,買一張明信片,買一枚郵票,找到郵箱,投遞明信片。
早早買好的明信片,機緣之下在書店買到了郵票,再詢問一下何處是郵局,答道:“前面直走右拐就是了。”

與大家一起獨處的房間

出去遊玩幾次後,竟然有點喜歡上與陌生人共處的青旅的房間。外出的行李最好更輕便些,於是舍棄了隨身小包,穿了一條有大大口袋的褲子,將錢包手機投擲其中。身上只有一部相機,不拍照的時候閑著的雙手可以插進口袋,也可以拿起甜筒邊走邊吃。想到最後回去的房間,竟不覺得窒息。有些懷疑當初讓人窒息的,究竟是房間本身,還是因為這個房間裏面只有我自己?

哪裏是你的擁抱

昨天看了蔣勛的一句話,當你擁抱一個身體到最緊的時候,其實是徹底孤獨的。因為你會忽然發現:你其實根本沒有辦法擁抱一個身體。

快樂時代

今天看了昨晚叱咤頒獎禮的視頻,結尾的時候陳奕迅和林海峰有一個合作表演,林海峰將叱咤30年比作一個30歲的成年人,對未來依然有希冀,對過去有懷念,緬懷不再相見的朋友,感恩現在還保持的關系,對於時間的思考並不止於人,同樣也適用於千奇百怪的事物。令人感動的不是林海峰的旁白,而是陳奕迅的伴歌,第一首就是“我的快樂時代”。

天氣預報陰天就意味著要帶傘

最近又聽回過去的一些歌曲,突然有幾句歌詞擊中了一些回憶,過去的自己總是沈浸在旋律之中,歌詞就像音符而已,並不常常能聽到此中的含義。

零下九十度

休息日選擇了打掃衛生,原因是不想再讓自己生活在混亂之中。有很多東西早就應該收拾幹凈,連同內心的煩惱。

用力地按下打火機的按鈕

昨天打完文字之後,突發奇想想知道這幾年每到四月我都會寫什麽。

減負第一步

連續兩天綁了一下頭發後,頭皮的某塊地方就會被扯得生疼,所以一直不喜歡綁頭發。今天也不算突發奇想地就拿出剪刀想著自己剪一下發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