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我

我静静地看着眼前面带懵懂的女孩,她又说了那一句话,“那个…你是谁啊?”
刚开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很生气,但之后我意识到她是真的什么都忘记了之后我感到很迷茫。

野薔薇

“好心人,能給我點吃的嗎”
“我好餓,真的,真的好餓。”

對話

「記一段沒頭沒腦的對話」
蘋果最後被切來吃掉了。

談談書吧

我可真是太喜歡在安靜的午後,或者夜晚,放點純音樂,一個人翻幾本紙質的書,暫時逃離考前復習啦
最喜歡的果然是國內作家的文字,尤其是親切的,風趣的,地道的,最好帶點鄉土氣,或者是生活氣息

暑假小結

連著下了兩天的雨,北方的天氣在九月已經開始轉涼。

反的是什麽思

反思在我個人的解釋下,是一種具備本體性質的符號學動力機製,通過語言充當二道販子,不斷往符號系統內填充新符號,以調理其展露出來的沖突。所以反思性和理性一定是內含狹隘的,因為不同的符號可以用來指涉同一種東西(甚至就連這一種東西都無法被精準定義),例如肚子疼,你經由反思得出的結論一定只能基於你目前所夠擁有的符號、意識形態等,乃至包含情緒的裹挾。

——致我們不死的青春和銘心的歲月。
老房子門前種了一棵柳樹,自我出生就在了,年紀比我大。它舒展陳舊的枝條,安靜地隨風飄蕩,如絲的長發綻放著潔白的花朵,翩翩起舞,紛揚而去,像冬日的白雪。

emo日記

最近有很多悲傷的情緒,想一個人說點不知道會不會好點。🧣又不太合適,微x也更不可能。

我想通了

“決定我們自身的不是過去的經歷,
      而是我們賦予經歷的意義。    ”

當我每次想起你

你托人給我捎來一封信。
在我看來卻像一場荒誕無禮的鬧劇。因為自畢業後那場人人不能缺席的同學會,我們之間就再也沒見過面。

想緊緊擁抱我的小城

        31日將返校,高三像是我要一副慷慨悲壯斷了與家裏一切聯系而離去的樣子——一月一回。而似乎一年之後,我的肉身和半個靈魂將永遠離去。
       想出去的念頭從未如此強烈。留給我們的時間拼起來只有兩天了,無所事事就是最大的焦慮。我還是出門了,不知道做什麽,但就是想出去走走,哪怕不過兩個十字路口的距離。

擡頭發現路燈長得好像電蚊拍

回看兩年前的日記,盡管那時候覺得自己已經放下了許多東西,逐漸變得冰冷。但和現在比,那時的自己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呢。對著無聊的小事也能絮絮叨叨地寫下一堆文字,並不冗雜,文章的結構也有其排布。
現在,我可能超越2個月,每天晚上只想寫一句“晚安”了。不是因為我無話可說,或者感知不到,我收起了自己的觸角,任憑自己被困意侵襲。

盡力愛我

我不明白為什麽靈感的迸發是在夏天的末尾,而不是在夏天的開頭。暑假的開始我說我要寫東西,把腦子摳出來,卻只能像墊腳石,就高那麽一點點。
一直都是這樣,被詛咒的七月開始之後,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幹什麽,遊戲廳?電影院?鋼琴和第一次送一堆醉鬼回家。我的備忘錄是空空,你問我想什麽,可是我的腦子已經被摳掉了。

沈默不語

那一日,弟弟到了我所生活的地方,最近的這裏好像有什麽重要的事情發生,因此這裏活動格外的多。

無法逃避

今天還遠,說說昨天的事,下午去爬山。

關於人生

想起之前看到“未經思考過的人生不值得一過”這句話,
人生是在不斷思考中不斷進步和提升的,
但思考或者反思,往往需要一定的人生閱歷和知識儲備。

嚴重話題

最近真絕的對自己很失望😞,為什麽就戒不掉壞習慣。
我小時候就特被愛哭,哭的多了就成習慣了,別人說幾句我就憋不住委屈😣😐。

傍晚

最近是連綿的雨季,因為住在偏僻的山村裏房子不是很嚴實,外面下大雨裏面下小雨,自我長大以來也沒有住過這樣的房子,但好在我適應能力還算可以,倒也不覺得有什麽。只是下雨天房子太潮濕,晚上會有蟑螂到處飛或者跑,我雖不害怕,但也覺得有些惡心,所以就要與他們鬥智鬥勇……真的期待雨季快點過去。

與長久未聯系之人告別

  昨天哄了爸媽許久,才最終在淩晨時分讓他們睡了一會……我趁著他們睡熟,悄悄起身,站在窗前,凝望那片漆黑……

鏡頭

像電影錄像的鏡頭記錄著永無止境的貪婪,無處躲藏。而剝離了貪婪與苦痛的人只剩下一副被蠶食差不多的空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