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余飯後

     迷宮很長,每天都在為自己增設新的十字路口。
     心中的半點明火,忽閃忽爍,
     下一秒便暗淡,沒了生機。
      窮途末路太多,讓我總是誤入歧途。

看了《我不是藥神》

今天看了《我不是藥神》隨便寫點什麽吧。
從影片片名來看,“我不是藥神”,有一種充滿張力又有些許無奈的吶喊。我不是藥神,也只是人,這樣的吶喊應該是來自主人公程勇。

完美的愛情

人多自娛,聚散匆匆,知音難覓。得酒一口,無人相酌,炙熱舌喉,無味無歡。
海味山珍,獨享其樂,食之有余,郁郁寡歡。自欺自騙,擊箸而歌,無人知之。

母親永遠是家裏的勝利者

母親去旅遊的第四天,家裏亂糟糟,
我與父親,對著一碗鹹得失去味覺的山藥湯發呆。

陪父母看一集電視劇

在老抽屜的角落,我意外的發現了一張彩色一寸照片。
它委屈巴巴地夾在縫隙裏,與木板緊密貼合,不知多少個年月。我該感動,它默默為我儲存著一片碎小的回憶。

河邊少女

“噠啦噠~”
落日的余暉灑落在河面上,河面波光粼粼,風帶動的波紋隱約照出少女清秀的臉。

機器人島

小女孩赤腳走到沙灘上,白色的細沙被小女孩踩的沙沙作響。女孩望了望海的那頭,太陽還沒有升上來。女孩卻已經等不及了,因為島上的機器人告訴她:“當今天天上的太陽升上來的時候,你的父母會駕駛著大船來接你回家。”
女孩知道這個島上除了她全是機器人,她不知道為什麽自己會在這裏,她也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當機器人和顏悅色的告訴她她的父母會來接她的時候,她很高興。一大早就來到了海邊。

已經被忘記

剛才刷牙的時候想到的。今晚整理了宿舍自己的位置,以“好像要搬走一樣”為目標,然後想到了之前宿管阿姨來查衛生,說讓他們三個學學我的相對整潔的位置。那個舍友後來很不屑地評價說,“我們(他們仨)這裏雖然亂但亂得有規律啊/有什麽都能找得到。”

夜幕下的雨好夢

僅僅只是在清晨的半夢半醒之中聽見了這樣一句輕呼,我便像是被踩了的老鼠夾一樣飛快地坐了起來,哪還有什麽睡衣,全都在一瞬之間煙消雲散了,剩下的只有幾乎就要從喉嚨口跳出來了的心

最平凡的閃光點

這是我今年暑假來北京旅遊的第一天,在機場到市區地鐵上的一副景象:黝黑的男孩女孩,看起來10歲左右,穿著做工廉價面料廉價造型廉價的衣服,就那麽坐在北京6號線的地鐵地上,玩著碰手指的遊戲。
旁邊站著個女人,應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皮膚同樣黝黑,倚著柱子,用南方方言對著電話滔滔不絕。

隨筆集合

*不知道是什麽有感而發,也不知道是什麽遣詞造句,
簡單按時間順序排列,做個存檔吧。
*黑體是毒雞湯,謬論或自推,其他就是普通描寫抒情

南柯一夢

我站在歐式的大殿裏。
我說不好該把它歸為何類,因為它兼有文藝復興和哥特的氣息,四周立著古羅馬的愛奧尼拉柱,柱頭優雅地撐起上方昏昏沈沈的圓拱頂,巨大的枝形吊燈上蠟燭的光疲憊地跳動著照亮穹頂上的特洛伊城。圓形的大理石地板籠著虛浮的鍍金,環壁上一扇扇尖拱的彩繪雕花玻璃窗敘說著荷馬史詩的歌詠,外面的陽光透過這些緊閉的窗被切碎成片片輕浮的斑斕。

老馬,老吳,老孟

老馬老吳和老孟都不老,二十多歲的人,剛剛從大學裏探出個頭來,試探著把腳放在社會這個大染缸裏。但他們是在太熟了,熟到互稱名字都會感到別扭的地步,於是亂叫著老馬,老吳,老孟叫熟悉了,叫習慣了,別人也就隨著他們這樣胡亂叫。

絕不會是我愛你

這輩子我看書哭得最兇的一次是看曹文軒的《三角地》。
其實他挺多作品都讓人心裏有點酸,有點堵,能痛快的時候很少,但竟然還能對生活存有希望。(很厲害)
《三角地》跟他慣常文風不一樣,是操著粗口的少年自述,最後Happy ending皆大歡喜。其實你發現真的好的BE大部分時候都是那種細水長流的悲哀,所以我自認為受虐能力很強。但是就這個講述自救的看似雞湯的故事我哭慘了,給我爸媽都嚇壞了。

我害怕丟失自我

在幾年以前,我是個癡迷於看書的人,近些年來閱讀數量直線下降,就算看了,看不完全本。
當然有電子產品的緣故,但在我好不容易刷完一篇長篇小說後,我突然想明白了。
前幾年我尚且可以被稱作天真幼稚的孩童,在那時就算我投入了書中世界,我也不會有太多的損失,太多的感慨。因為懵懂,所以我的情感,我的自我都是可以無限透支的。我可以短暫地拾回自己,留下我想要的,然後再次投入於下一個故事。

Eva

1.講講自己的奇怪想法,沒什麽深度
2.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啥
3.結尾的一句話是我私心
4.我對於這種高端技術認知為零,瞎掰一通

關於我的全日製男同學

我總算是明白了他看我的眼神哪裏奇怪。
我長的說不上很漂亮,但也算得上還可以,他喜歡對我動手動腳的,我全當他開玩笑,後來他越來越過分,想要摸我的大腿,那時候我才意識到他有點過分,厲聲製止了他。
但是事情發展的有些脫離我的控製,他把我拖到儲物間。

失落帕特農

若幹排列整齊的白色圓柱拔地而起,支撐著偌大空曠的神廟。我倚在白凈的墻邊,只看見四周白花花的一片,便什麽也沒有了。

獨行

我知道這樣想不對 但這種想法就存在於我的腦海之中 無法擺脫
他否定我 他堅定的對我說 你不是我的標準 我不會選擇你這個樣子的

寂寞

「別怕,有我在。」
窗外有一株樹,一年四季她都獨自隨風而擺,隨雨而濕,隨春而青翠,隨冬而枯萎,一年一年就這麽過著,偶爾有幾只鳥停下來整整羽翼,那可算是她最驚喜的朋友了。